23 9月 2012

從六月份開始迄今,細心觀察的人應該會察覺,目前正冷冷清清進行的「百年鳳鄉-鳳林客家文物館活化經營生態博物館計畫」,若沒有鳳林文化志工隊成員參與或背書,我真懷疑是否能執行下去從研習。

百年展覽,駐點藝術家(不過卻沒看見藝術家駐過鳳林)展覽、植物染進階訓練課程等,只見文化志工被動員參加。哀哉,真覺得鳳林人的純真被誤置了。

前輩們覺醒吧!深深為自己也是其中團體的一員而悲,就讓自己掬一把淚,哀哉!
(18:25)

今天在夢工廠值班,閱讀天下雜誌一篇專欄(505期 P.168),心中突生一些感觸:文史工作是生活化的,是深入田野的,是考證歷史的,更是讓人傳頌或警惕的過程。

在嚴謹的法規環境下,還有學術道德與智慧財產著作權之運用規範,許多所謂的文化工作(或許:販子?武夫?)者為了求生存,很多做法都有適法性上的問題,由於這些事可大可小,有能力來來去去的人,通常是最讓人畏懼的,也是最容易讓人走進司法衙門的,康佳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戒慎啊!我一直最關心的公僕們!!!(21:53)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Subscribe to RSS Feed Follow me on Twitter!